• <nav id="uyayw"><nav id="uyayw"></nav></nav>
  • 中國數據存儲服務平臺

    2020全球半導體并購額超1180億美元

    張 妮娜

    日前,IC Insights宣布將發布最新報告,2020年全球半導體收購和并購總值達到1180億美元,超過了2015年的1077億美元,創歷史新高。

    IC Insights的清單中,2020年最大的收購當屬英偉達400億美元收購ARM.2020年9月,英偉達在宣布收購ARM之后,就諾在將IP許可給其他半導體供應商和系統制造商,繼續保持ARM的獨立性,從而消除包括高通、三星、蘋果等競爭對手的擔憂。預計此次收購將于2022年3月完成,但必須獲得美國、英國、歐盟、韓國、日本和中國監管機構的批準。

    2020年7月,ADI宣布將以210億美元(主要以股票的方式)收購Maxim Integrated Products(MIP)。ADI預計次收購將在2021年夏季完成,將提高其在汽車系統(尤其是自動駕駛汽車)、電源管理和專用芯片設計的模擬和混合信號芯片中的市場份額。

    2020年10月,AMD宣布以約350億美元(現金+股票)收購FPGA構架的“領頭羊”賽靈思,該交易計劃于今年年底完成。同樣在10月,Marvell宣布將以100億美元(股票+現金)收購美國模擬芯片制造商Inphi,此次收購預計將于2021年下半年完成。

    此外,還包括英特爾在10月以90億美元將其在中國的NAND閃存業務和300mm晶圓廠出售給韓國的SK海力士。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IC Insights的并購清單不包括IC公司對軟件和系統級業務的收購。例如,并購清單中不包括英特爾于2020年5月以9億美元收購以色列移動應用軟件供應商Moovit的交易,因為Moovit并不是半導體公司。此外,該清單還排除了半導體資本設備供應商、材料生產商、芯片封裝和測試公司以及設計自動化軟件公司之間的交易。

    IC Insights表示,與近年來一樣,2020年的半導體收購事件受到行業巨頭影響和推動,以便在新興及高增長市場中占據主動,例如機器學習、AI、自動駕駛、電動車、云計算數據中心以及物聯網傳感器等。

    整合潮已成為全球半導體領域的大勢所趨,在2020年尤為明顯,正在改變整個半導體產業的格局。同時,隨著中國半導體企業的崛起及國產替代效應加大,國內半導體企業也將面臨新一輪的洗牌。

    戴爾CTO為什么將這四大技術趨勢圈為重點?

    朱 朋博

    2021年1月8日,戴爾科技集團全球CTO John Roese向中國媒體介紹了戴爾科技集團對于2021年新興技術發展的預測,在預測中提到了戴爾所關注的九大領域。然而,John Roese只把包括量子計算、半導體(異構計算)、5G以及邊緣計算這四部分作為重點來介紹。

    5G、Edge(邊緣計算)、Quantum(量子計算)和Silicon(硅芯片異構計算)

    之所以選擇這四個方面,可能是考慮到,剩下的五個方面已經引起了足夠多的關注,或者已經是戴爾關注以及投入較多的部分,而這四個方面或是存在進一步增長的變數,或是在更遠的未來更有潛力的方面。

    戴爾科技集團全球CTO John Roese

    而本文接下來的介紹是要介紹一下,戴爾CTO John Roese為什么要強調這個,這跟戴爾的業務關系是怎樣的。

    量子計算是對現有計算體系的補充,而非顛覆,至少不會顛覆戴爾的現在

    在四大預測中,唯獨關于量子計算的部分比較超前,并且與戴爾當前的業務沒有實質性的聯系。那為什么要說量子計算呢?

    其實,John Roese的介紹則是在梳理現有計算架構體系與量子計算體系的關系,他認為,量子計算不是要顛覆現有的計算架構體系,而是作為現有計算的一種補充。

    作為現有計算架構的補充,量子計算在某些數學函數的計算場景中有非常大的優勢,在少數特定場景中,比如編碼學和秘鑰管理領域,拿量子計算來做加密和解密都非常適合。專家發現,是可以改變密碼學,也就意味著可能對安全行業帶來變化。

    John Roese認為,在可預見的未來,三五年內可能會出現實際應用的量子計算,真正大規模應用,乃至顛覆性的價值則可能需要等到十年之后。

    當然,戴爾作為全球大型IT基礎設施公司,是現有計算架構體系的代表性企業,整個戴爾集團都建立在原有架構體系之上,戴爾要做的不是等,而是要積極做好迎接量子計算的準備。

    John Roese介紹說,戴爾的量子系統開發者在研究量子模擬計算,學習如何在模擬的量子系統中進行編程,接觸早期的量子系統,以迎接未來的變化。

    筆者認為,戴爾作為全球規模最大的IT基礎設施公司之一,對于技術的判斷在一定程度上反應了業內普遍的看法,John Roese的介紹應該也是希望讓大家看到一些顛覆性技術對于當前戴爾的技術組成,以及對于產業界的影響,至少要讓大家看到,戴爾的技術方向是先進的。

    異構計算:計算架構的新變化,計算產業的新挑戰

    與大多數人都相對陌生的量子計算相比,異構計算則是當下不可忽視的趨勢,這種趨勢在過去十年智能手機上已經顯現,手機里除了有核心ARM處理器,還有許多協處理器幫助完成其無法執行或執行效率效果低下的處理工作,以此滿足手機在性能和功耗方面的要求。

    x86作為通用計算的代表,面對許多新興負載也顯得力不從心,比如有更擅長數據處理的FPGA,更擅長AI的各種加速器,AI加速器又分擅長訓練的和擅長推理的兩大類,x86用在此類場景中,或者是性能不夠,或者是效率低下。

    以x86計算為核心的英特爾先后收購了FPGA公司Altera和AI處理器公司Habana,AI加速器公司英偉達想收購通用計算的ARM公司,AMD也在合并賽靈思(Xilinx),這些收購事件或者收購意向在過去幾年中越來越集中。

    John Roese認為,現在已經進入了真正的異構計算時代,這些變化將影響到半導體行業接下來的發展。對于戴爾來說,戴爾的平臺既要接受各種新的加速器,也要針對新的加速器來優化架構,對異構組合進行整體優化。

    在筆者看來,戴爾無論是ISG的服務器存儲,還是CSG的PC個人電腦業務,基本都是建立在x86的生態之上的,當計算的方式發生變化,戴爾的業務要如何轉型則非常關鍵,對于所有像戴爾這樣的IT基礎設施巨頭,都要思考如何參與其中獲得新的發展。

    5G推動IT與CT生態融合,戴爾融入新生態

    5G是通信技術,而戴爾是IT企業,兩者有什么關系呢?先來看John Roese對于5G的認識。

    在John Roese看來,5G不是4G的延伸,因為5G包含了一系列新的技術能力,5G不只是有更高的帶寬,憑借5G低延遲和高可靠的特性,5G將支撐更多邊緣設備和傳感器。

    不過,這些能力對消費者的用處不大,對于企業則非常關鍵。

    John Roese預測,企業級的用例將會是成為新的5G的技術框架的主導。他認為,2021年,企業將更關注5G如何被用在醫療和汽車領域,還有城市基礎設施、交通基礎設施和物流基礎設施等領域。

    正式因為這些能力,使得在部署5G時,越來越多地將5G作為獨立的能力來部署。在實踐中,John Roese發現了5G組網架構上的變化趨勢。

    過去一年5G主要是以非獨立組網(也就是NSA制式)的形式來建設的,非獨立組網主要是依托于4G網絡實現5G高速上網功能,但這種方式只能高速上網,不能提供低時延和超鏈接等業務。

    而在2021年,將會有更多獨立組網(SA制式)的5G,這種組網方式中,5G網絡與4G相互間沒有關系,兩者完全獨立,5G網絡可以提供大帶寬、時延低、超鏈接(多鏈接)三種業務。

    坦白講,非獨立組網的5G跟戴爾的關系非常有限,而獨立組網的5G則與戴爾有了較為深入的關系,John Roese表示,將會獨立組網的5G是分布式的、軟件定義的、開放的、高度標準化的,同時也是基于云的以IT為中心的。

    獨立組網的5G將是戴爾的新的發展機遇。John Roese認為 ,5G的技術生態將從華為、中興以及諾基亞這類CT通信類企業開始擴展,包括戴爾、微軟這樣的技術公司將加入進來,共同建立新的5G技術模塊。

    硬件和軟件定義:戴爾在邊緣計算上的機會

    邊緣計算反映出計算不能全靠數據中心來做的客觀事實,需要將計算能力延展到一個個邊緣的節點。

    邊緣計算有巨大的市場機遇,以致于有許多廠商在參與其中,然而,云計算廠商各家技術生態不同,直接落地會在邊緣放入多個不同的系統,存在冗余和浪費的問題,這是邊緣計算發展存在的問題。

    之所以John Roese認為戴爾有機會參與邊緣計算,是因為看到了這兩點:一個是,邊緣計算需要真實存在的物理硬件,而戴爾最擅長的就是做硬件平臺,另外一個在于,他看到工作負載的軟件定義的趨勢,這也是戴爾所擅長的事情。

    結語

    以上就是John Roese介紹的關于新技術趨勢的預測,關于戴爾看到的機遇與挑戰。

    當然,這些方向并不是現在在意識到的,有很多已經有了實質性布局,只是當前還并不明顯,相信下一階段一定是戴爾關注的重點。

    回到當下來看,不久前,戴爾公布了2021財年第三財季的數據,作為全球大型IT基礎設施公司的戴爾營收創下歷史新高,其中,客戶端解決方案集團(CSG)第三財季營收為123億美元,基礎架構解決方案集團(ISG)第三財季營收為80億美元。

    在有疫情在的2020年,戴爾還是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在2020年的營收數據中能看到,戴爾的“即服務(as a service)”轉型初見成果,營收組成中有許多重復性的收入,這意味著,戴爾不只是一個單單賣產品賣盒子的公司,而是一個有經常性、穩定性收入的服務型企業。

    騰訊云云開發低碼平臺開啟公測,靠“拖拽”就能打造小程序

    張 妮娜

    1月15日,騰訊云云開發低碼 LowCode 平臺正式開啟公測。該平臺將繁瑣的底層架構和基礎設施抽象化為圖形界面,讓開發者通過行業化模板、拖放式組件和可視化配置,就能快速構建出小程序、H5、Web等多端應用?;诘痛a平臺,即便是編碼水平較低的用戶,也可以快速打造一個小程序/H5/網頁。

    據了解,低代碼的理念最早在 2014 年提出,指通過可視化用戶界面和配置代替傳統的手工編碼計算機程序,幫助用戶低門檻創建應用程序軟件的平臺。與傳統手工編碼模式相比,低碼平臺能夠免去大部分重復性的代碼編寫工作,讓開發門檻大幅降低,效率大幅提升。

    騰訊云云開發低碼平臺延續了云開發“人人都是開發者”的產品理念,以云開發作為底層支撐,通過云原生能力將應用搭建的全鏈路打通,提供高度開放的開發環境。

    平臺提供開箱即用的組件、模板和工具,將開發門檻大幅降低,且用戶只需創建一次,并可實現多端發布,包括小程序、H5 和 PC 網頁。這既能減輕開發者重復而繁重開發工作量,同時又滿足無代碼基礎的愛好者進行系統搭建的嘗試。

    其中,在小程序開發上,云開發低碼平臺延續了小程序云開發的特性,享有微信私有協議,可免鑒權調用微信開放能力,同時又集成騰訊云的云函數、存儲、CDN 等基礎能力,實現真正的云端一體,應用全鏈路打通。

    △ 云開發低碼產品界面

    在應用場景上,騰訊云云開發低碼平臺能夠支撐企業 OA 搭建、知識管理平臺、企業門戶等企業級應用系統搭建,也可支撐預約、報名、打卡等運營類小程序以及年會抽獎、游戲互動等廣告營銷類型應用的構建。同時,平臺還可支撐研發技術中臺的打造,助力服務商構建快速批量生成小程序。

    此外,低碼平臺還能夠作為底層技術底座,行業客戶和服務商可以將云開發低碼 LowCode 與自有研發平臺集成,從而構建具有特定行業屬性的低碼平臺進行對外服務,例如政務低碼 WeApps 和工業低碼等。

    近日上線的“四川天府健康通”小程序,正是基于低碼平臺的支撐,實現快速開發上線,高性能、服務穩定,接口壓測達到 5 萬QPS,時延在100ms級別。江門人才島“數字農村”小程序,也選擇了云開發低碼平臺作為開發支撐工具,持續提供運行保障。

    未來,云開發低碼將持續提供更多行業模板、組件,并豐富多端能力,為用戶提供更多優質服務。

    公測申請通道:https://cloud.tencent.com/product/lowcode

    存儲產業觀察:HPC存儲新機會窗開啟,華為等巨頭開始發力

    張 妮娜

    高性能計算HPC,通過聚合大量的計算和存儲資源來解決復雜問題,在科學研究、基因測序、油氣勘探、芯片制造、氣象預測等場景已經獲得了廣泛的應用。歐洲粒子物理研究所(CERN)在HPC的幫助下,從5年間累積的海量監測數據中找到了“上帝粒子”存在的證據;汽車制造過程中,通過HPC來模擬汽車碰撞過程,無需真實的碰撞,不僅節省研發成本,也大幅縮短了研發周期。

    過去,追求更高的算力一直是HPC產業的主旋律,從1976年至今,TOP1機器的算力增長了42.1億倍,比任何一個領域的技術發展速度都要快,多樣性算力的崛起更讓算力不再成為瓶頸。而HPC中的存力,逐步成為焦點。大數據、AI等技術逐步與HPC融合,讓數據價值能夠被更充分地挖掘,而被分析的數據也逐步從冷數據,變化為大量動態的、不斷變化的熱數據。HPC的重心開始從以計算為中心的計算密集型HPC,向以數據為中心的數據密集型HPC演進。存儲作為數據的核心承載者,成為了推動HPC產業發展的新動能。Hyperion 2020年HPC全球市場的預測顯示,從2019年到2024年,HPC存儲市場將保持12.1%的年化增速,遠高于計算的8.7%,也在一定程度上印證了這一趨勢。

    IDC預測到2021年,全球HPC存儲的市場空間可達148億美金,其中新興的HPDA(high performance data analysis)和HPC-based AI場景將以年化17%、29.5%的增速快速增長。HPC與大數據結合產生的HPDA方案,當前主要應用在金融反欺詐、電子商務等領域,是一種典型的數據密集型業務。這些新的場景將為HPC存儲帶來更大挑戰,包括多應用跨協議高效訪問、同一個數據流中的混合負載處理能力、面對EB級數據的TCO優化方案,以及如何確保數據安全的問題。

    產業變化催生了新的市場空間,面向HPDA業務的存儲已成為存儲領域最熱門的創新方向,也成為巨頭們角逐的新戰場。近年來,存儲領域的主流玩家Dell EMC、NetAPP、華為以及專攻HPC存儲的DDN等也在不斷加碼HPDA存儲方案,以期在新的變革浪潮中拔得頭籌。

    Dell EMC的PowerScale(原Isilon)分布式文件存儲推出已久,除了在媒資等領域廣泛應用外,一直以來也是HPC存儲領域不可忽視的力量。近兩年針對HPDA的高速發展,Dell EMC敏銳的推出了新的全閃產品和專為數據分析和AI優化的全棧方案以提升客戶吸引力,并取得了良好的市場進展,據悉已經承載了超過1000PB的自動駕駛訓練數據。

    原本主要聚焦EDA等小文件HPC市場的NetApp,近兩年來也覺察到HPC存儲的巨大市場潛力,投入大量資源全面重構主力產品,從而在新一輪HPC和HPDA競爭中,依托小文件AI場景的高性能,也取得了不錯的市場地位。

    中國廠商中,華為也迅速瞄準HPC存儲新機會開始加大投入,并于2020年發布了全新的OceanStor Pacific系列高密全閃和高密大容量兩款產品,同時支持多協議互通以及混合負載。據了解,上海交大在暗物質探測中的使用顯示,其性能遠超預期。

    作為專注HPC存儲領域的玩家,DDN曾經撬動了服務器并行文件系統+SAN存儲10億美金的市場。在HPDA大勢之下,DDN又積極擴展HPDA方案與生態,增加全閃存產品投入,成為HPDA市場的主力軍,也是英偉達的最佳合作伙伴之一。

    此外,還有一批初創公司紛紛入局,如WekaIO依托分布式文件存儲已經成為了新一輪benchmark性能的佼佼者。

    每一次產業變革機會窗的開啟,總是幾家歡喜幾家愁,一批公司的崛起也總會伴隨著另一批的隕落。相信誰都不想掉隊。面對HPC存儲的新機會,誰能笑到最后,不妨讓子彈再飛一會。

    來源:創氪網

    集成電路將成國家一級學科

    張 妮娜

    據證券時報網報道披露,7月30日,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會議投票通過集成電路專業將作為一級學科,并將從電子科學與技術一級學科中獨立出來的提案。集成電路專業擬設于新設的交叉學科門類下,待國務院批準后,將與交叉學科門類一起公布。

    集成電路人才缺口達30萬,培養人才是科技強國的關鍵

    作為信息技術產業的核心,集成電路是支撐國家經濟社會發展和保障國家安全的戰略性、基礎性和先導性產業,已成為實現科技強國、產業強國的關鍵標志。

    在過去的十年里,我國集成電路產業快速發展,整體實力顯著提升,設計和制造能力與國際先進水平差距不斷縮小,封裝測試技術逐步接近國際先進水平,產業集聚效應日趨明顯。

    但是,與先進國家和地區相比,我國集成電路技術依然存在較大差距,持續創新能力薄弱,高端芯片產品大量依賴進口,難以對構建國家產業核心競爭力、保障信息安全等形成有力支撐。

    電子科技大學電子科學與工程學院的副教授黃樂天曾在《淺談集成電路成為一級學科》的文章中談到,“曾經的集成電路是一種元器件,而電路設計是用不同類型的元器件在電路板上構成功能電路。隨著集成電路技術在摩爾定律的驅動下飛速發展,集成電路由一種元器件發展成為了電子系統的核心。集成電路就由原來的一種元器件變身成為了電子信息系統的主要載體?!?/p>

    解決我國集成電路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關鍵在于人才,人才是產業創新的第一要素。

    《中國集成電路產業人才白皮書(2017-2018)》中的數據表明,到2020年集成電路產業總需求量是72萬人,截止2017年年底,現有人才總數是40萬人。而殘酷的事實是,目前每年集成電路專業畢業生總供給數量大概在3萬人左右??梢怨浪愠?,到2021年前后,我國集成電路人才缺口依然接近30萬人,因此我國集成電路人才缺口依然較大。

    可以看出,在我國高校的體制下,成立集成電路一級學科,會極大促進集成電路這一細分領域在現有體系下的話語權,同時能夠促進資源的整合。

    復旦試點先行,加速集成電路領域人才培養,解決“卡脖子”問題

    其實,設立與集成電路有關的一級學科已經經過多年的討論。為了響應國家加快對集成電路人才培養,復旦大學率先開展了“集成電路科學與工程”一級學科試點。

    早在2018年,國家就有將集成電路設置成一級學科的提案,中國科學院院士王陽元在新時期中國集成電路產業發展戰略論壇中曾提議將微電子學科提升為一級學科,而當時的復旦大學已著手謀劃“集成電路科學與工”一級學科建設。

    2019年,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上提交了《關于以產教融合加快半導體集成電路人才培養的提案》。該提案指出,發展半導體集成電路產業關鍵在于人才,并提出了積極推動微電子等半導體集成電路相關學科歸并成為一級學科的提議。

    同年10月,工信部公布了一份答復函《關于加快支持工業半導體芯片技術研發及產業化自主發展的提案》指出,工信部與教育部等部門將進一步加強人才隊伍建設。推進設立集成電路一級學科,進一步做實做強示范性微電子學院,加快建設集成電路產教融合協同育人平臺。

    緊接著,教育部組織研究確定了2019年度增補專業共9個,集成電路技術應用位列其中,自2020年起執行。

    經過多輪討論,最終在2019年10月底,“集成電路科學與工程”學科在復旦大學設立。人才發展專業委員會稱,復旦大學的“集成電路科學與工程”博士學位授權一級學科點將于2020年試點建設,并啟動博士研究生招生。

    可以確定的是,集成電路設為一級學科,一波后浪就要來了。

    新聞來源: 證券時報網、新浪科技

    2020 年全球存儲廠商 TOP 7:競爭力盤點

    張 妮娜

    2020年由于疫情,我們渡過了不平凡的一年,上半年全球存儲市場受到了一定影響,但也加速了遠程辦公等企業數字化的進程,下半年中國快速恢復經濟生產,成為了穩定全球存儲市場大盤的關鍵。全球主流存儲廠商也各顯神通,努力應對新的形勢。在這不平凡的年末,本文對全球主流存儲廠商進行一個全面盤點。

    Dell EMC

    2020年Dell EMC所有存儲整合到Power系列,新發布了中端存儲 PowerStore和分布式文件存儲PowerScale(原Isilon)和數據保護產品PowerProtect(原DataDomain)。

    優勢:

    ● Dell EMC是全球數據存儲的老牌廠商,擁有巨大的存量;

    ● Dell EMC依托自身和Dell成熟的龐大的渠道合作伙伴網絡,擁有強大的直接和間接銷售及支持服務;

    ● Dell EMC超融合HCI產品方案是其存儲收入的主要來源之一,2020年預計在所有存儲硬件收入中占比將超過20%。

    不足:

    ● Dell EMC雖然全球市場份額排名第一,但是份額近幾年在不斷下滑,中國區下滑更明顯,2020年前三季度中國區已經下跌到第六;

    ● 創新乏力,EMC過去的成功主要依靠收購創新型公司,2015年以后這種收購寥寥無幾。XtremIO市場失利后,EMC重構了Unity和2020年上市的PowerStore,從全閃存市場來看,競爭力依然不如Pure Storage和華為;

    ● 高端存儲從VMax開始,Dell EMC放棄全互聯架構,可靠性不如HDS和華為。

    NetApp

    2020年,NetApp以收購為主,收購云服務產品以增強其公有云服務能力,宣稱公有云服務要達到6億美金。

    優勢:

    ● NetApp的Data Fabric戰略、靈活的類云消費模式在公有云蓬勃發展的時代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 NetApp的Active IQ提供了基于云的預測分析功能,從而簡化了售后支持體驗,并提高了客戶滿意度和存儲運行狀況。

    不足:

    ● NetApp在新興數據存儲市場,例如分布式文件、對象存儲、HCI領域缺乏產品布局并且競爭力不足。市場嚴重依賴于主存儲。

    ● NetApp依賴其NAS的主導地位,價格高昂,引起全球客戶的不滿。

    Huawei

    2020年發布OceanStor Pacific系列分布式存儲,發力HPC/HPDA市場。華為新一代OceanStor Dorado依托的創新高端存儲架構在全球實現了規模銷售。

    優勢:

    ● 華為全球市場增長迅速,是所有存儲廠商中增長最快的,目前已經排名全球第三;

    ● 華為經過多年發展,已經構筑了較完整的存儲產品體系,包括核心企業生產存儲、海量分布式存儲、HCI、數據保護解決方案;

    ● 華為2015年第一家提出智能存儲管理的理念,2019-2020年順應業界AIOps趨勢,其數據中心存儲設備管理軟件DME引入了性能、容量、故障預測等能力,提升了數據管理的自動化水平,有效降低了客戶的運維成本。

    不足:

    ● 美國政府實施的貿易制裁對華為在海內外市場的增長速度可能會帶來一定的影響;

    ● 華為與AWS,Microsoft Azure和Google Cloud Platform等領先的云提供商提供有限的陣列級集成;

    ● 華為2020年超融合收入在所有存儲硬件收入的占比預計僅10%左右。

    HPE

    2020年,HPE發布了新一代存儲Primera。針對HPC市場,HPE收購了超級計算機領頭羊Cray?;贕reenLake類云的消費模式,可提供靈活的資產所有權以及無中斷的未來升級和更新。

    優勢:

    ● InfoSight提供對HPE產品的自動化管理能力,提供業界現在流行的AIOps能力。

    不足:

    ● 存儲市場,HPE將研發投資從3PAR轉移到Primera,并將XP8定位于現有XP客戶,說明2012年HP收購3PAR之后研發乏力,無法達成替代OEM HDS高端存儲的戰略。業界普遍認為HPE不是高端存儲廠商;

    ● HPE本質上是一家服務器加服務的廠商,存儲不是他的核心戰略。

    HDS

    HDS 2020年發布了新一代高端存儲VSP 5000系列和新一代NVMe中端存儲VSP E990。

    優勢:

    ● HDS全球宣稱可以對其高端存儲提供100%的數據不丟失的合同承諾;

    ● HDS的高端和中端存儲利用通用的體系架構和操作系統,從而提供簡化的管理體驗;

    ● HDS在Hitachi Ops Center中提供了一套由AI驅動的統一軟件工具,以簡化管理并提高IT運營效率,從而降低管理成本。

    不足:

    ● 領導層重組和裁員可能會導致市場混亂,并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產品發展緩慢;

    ● HDS在歷經高端存儲停止研發傳聞風波、轉型IoT失利之后,2020年重新發布新一代存儲。從新一代高端存儲架構來看,已經全面放棄賴以成名的全交換架構,改為中端存儲堆疊,說明HDS公司的戰略調整已經對其未來幾年產品競爭力產生巨大影響;

    ● 用不同的系統和不同的渠道計劃來平衡企業直銷和渠道合作伙伴,可能會造成混亂和潛在的沖突。

    IBM

    2020年,IBM更新了其FlashSystem全閃存和混合陣列產品組合,以及其高端DS8900F全閃存產品。IBM 2020年宣布即將剝離其基礎設施服務部門(GTS),2021年底完成剝離。

    優勢:

    ● IBM在全球范圍內擁有強大而成熟的全棧解決方案及基礎設施服務(GTS)能力,從而帶動了其存儲規模銷售。

    不足:

    ● IBM剝離其基礎設施服務部門,將很大程度上影響其咨詢服務帶來的存儲銷售。

    ● IBM高端存儲已經幾年沒有大的技術進步,至今仍然缺少壓縮和重復數據刪除功能。

    Pure Storage

    2020年收購了容器存儲廠商Portworx,發布新的低成本低性能的FlashArray // C系列產品。Pure Storage是完全由渠道驅動的,主要在北美運營,其業務只有三分之一來自國際市場。

    優勢:

    ● 全閃存的戰略符合未來的發展趨勢;

    ● 產品易用性和靈活的類似云的消費模式,客戶滿意度很高。

    不足:

    ● Pure Storage作為創業公司,目前盈利能力不足,投資方擔心Pure Storage缺乏持續的盈利能力;

    ● 近幾年不斷在主力產品之外擴大產品線,試圖持續吸引華爾街眼球,但是現在看來新產品市場反應平平;

    ● Pure Storage年增長率近2年已經大幅下降,說明缺乏在高端存儲可靠性上的架構創新,僅依靠當年起家的重刪壓縮技術不足以撼動傳統存儲廠商的江湖地位。

    超人氣組合“瓜朋雨下”盤點存儲2020

    張 妮娜

    由百易傳媒(DOIT)精心打造的高端對話欄目——百易堂,以知識分享為核心,帶你走進數據智能產業的方方面面,聚焦企業ICT產業應用的熱點話題,為行業/企業用戶提供最具有價值的專家觀點,是ICT產業最強大腦的激情碰撞!

    去年一整年,欄目內容圍繞企業在數字化轉型中面臨的數據存儲、數據管理等問題展開,并受到觀眾的廣泛關注與喜愛,其中,話題離不開最具熱度的全閃存存儲、軟件定義存儲、分布式存儲等等,2020可謂收獲滿滿,新年伊始,百易堂2021開年首秀開啟!

    點擊進入:精彩回放

    來自KubeSphere社區的聲音——云原生方案只有開源,才有未來

    朱 朋博

    2020年,云原生“刷屏”,企業該如何抓住云原生的發展趨勢,快速搭上云原生的“車”呢?

    紛繁復雜的云原生技術和云原生技術方案供應商讓人眼花繚亂,但大體上,方案可以分為開源和閉源兩種,KubeSphere認為開源的云原生方案才有未來。

    開源的K8s發行版——KubeSphere

    2020年,了解一點IT發展的人一定聽說過云原生,云原生沒有確切的概念,但與云原生相關的有許多關鍵技術,其中最重要的當屬Kubernetes(以下簡稱K8s)。

    對于大多數人來說,K8s具體是什么其實不重要,只需要知道,K8s能幫助企業在生產環境中大規模應用容器技術,能讓企業快速開發、運行、迭代應用,讓開發者和運維人員提升工作效率,讓企業快速上線、下線、調整各種業務,對企業發展尤為重要。

    K8s很強大,但它像一匹難以馴服的千里馬,本身的復雜性,導致企業的運維和開發都很難駕馭,難以享受到K8s帶來的種種優勢。

    為了讓開發者和更多企業也能用上K8s,一些技術領先的企業做起了K8s發行版,就如用戶更需要Linux發行版一樣。

    這件事本身很麻煩,所以,做這件事的企業非常少。目前常見的有Rancher(已被SUSE收購)、紅帽(已被IBM收購)的OpenShift和青云QingCloud旗下的KubeSphere,僅此而已。

    從實際發展來看,由于OpenShift布局較早,所以在企業落地的案例比較多,而KubeSphere作為最新的一個方案,其熱度和影響力也在與日俱增。

    KubeSphere社區快速成長

    在2020年12月19日,KubeSphere云原生meetup上,包括貝殼、微眾銀行、Shopify、銳捷網絡、遙望網絡、紅亞科技等眾多企業的開發、運維負責人聚在一起,堪稱大型技術網友線下見面會。見面會上,青云QingCloud應用及容器平臺研發總監周小四介紹了KubeSphere的發展路徑和社區現狀。

    2018年12月,KubeSphere 1.0版本上線。半年后,KubeSphere 2.0版本上線。2020年8月份,KubeSphere 3.0版本上線。預計將于2021年7月份上線4.0版本,功能越來越豐富和完善。

    在社區運營層面,2020年與2019年相比,社區活躍度翻倍,Contributor(貢獻者)數量增幅超150%,KubeSphere下載量翻了近三倍。讓許多人頗感意外的是,KubeSphere的影響力不局限于國內,很多用戶來自國外。在KubeSphere 3.0版本上線的時候,最早上線的是英文版文檔,還一度讓人誤以為是國外的開源項目。

    經過了大型企業生產環境驗證

    在2020年11月進行的一次調研中,有13%的用戶表示在生產環境中上線了KubeSphere 2.0版本,有7.8%的用戶使用了KubeSphere 3.0版本,有大約41%的用戶在開發測試環境中根據自身需求使用了多個版本的KubeSphere,還有一部分人在學習KubeSphere。

    雖然數據說不上特別華麗,但令社區備受鼓舞的是,KubeSphere有許多大型企業用戶。有14.8%的用戶是大型企業,員工人數超5000人以上,還有13.9%的企業有1000-5000員工。這說明KubeSphere絕不是只有中小企業才會用的開源方案,也是大型企業生產可用的方案。

    合作生態壯大

    2020年,KubeSphere社區生態已初具規模,目前有多家企業的技術人員參與其中。作為一個技術開源項目,KubeSphere社區與AWS、思科、英特爾、openEuler、云原生社區等服務商、開源社區建立了合作關系。這也是出于對KubeSphere開源社區本身和技術水平的認可。

    在眾多合作伙伴中,和公有云廠商AWS的合作關系最令人稱奇。原來,AWS是看重KubeSphere本身的價值,以至于主動忽略了KubeSphere社區背后青云QingCloud作為公有云廠商存在的業務競爭,而KubeSphere社區也非??粗谹WS的技術實力和行業影響力。

    周小四更是坦言,KubeSphere on AWS的上架是KubeSphere 2020年生態拓展方面最大的成果之一。

    AWS與第三方方案的合作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放在Marketplace里,供用戶自行選擇,自己部署。另外一種更高級的方式是“QuickStart”,后者需要AWS投入人力協作開發,將其與AWS自身服務進行更深層次的集成,KubeSphere on AWS正是后者。

    與AWS的合作不僅對于KubeSphere社區是非常大的鼓舞,對于提升KubeSphere的影響力也很有幫助。而且,可以通過AWS遍布全球的服務網絡讓更多人用到KubeSphere。

    可插拔的開放架構

    值得注意的是,KubeSphere on AWS方案在實際使用中,KubeSphere可與AWS托管的K8s服務EKS配合使用,彌補EKS在產品功能上的不足,這得益于KubeSphere可插拔的開放架構,體現了KubeSphere本身的開放性和靈活性。

    在周小四的介紹中,將KubeSphere描述為“一個以Kubernetes為基礎,管理云原生應用的分布式操作系統,它提供一種可插拔的開放架構,使得第三方應用可以無縫對接進來,從而形成一個可持續發展的生態系統”。

    KubeSphere作為一個基礎系統,具備監控、告警、日志、資源管理等系統功能服務,在此基礎上,它像一個插線板,用戶需要的更多服務都可以集成進來,它將開源和開放作為根本,與更多產業機構建立合作關系。

    KubeSphere是開源“產品”,而不是開源項目

    KubeSphere是中國少數頗有影響力的開源項目之一,但在介紹的過程中,周小四將KubeShpere稱之為一個“產品”, 希望KubeShpere能作為更能落地的“產品”,而不是需要額外做太多工作的、傳統意義上的“開源項目”。

    在他看來,應該用發展的眼光看待開源這件事。

    從OpenStack開始,國內開始出現了基于一個開源項目做商用產品的創業公司,開源項目像是一個命題作文,各家基于同一個開源項目來做產品,做出來的產品卻有很大差異。

    由于這些商業產品本身不開源,在實際落地的時候通常是作為一個個項目來實施的,而不是作為標準化產品來交付,有的還會加入許多自己獨有的方案,這導致各個產品相互間或多或少的存在一些差異,在用戶端會造成一些混亂。

    KubeSphere直接作為產品,也是為了避免此類問題。

    KubeSphere的發展動力和發展前景

    開源的好處有很多,能讓很多優秀的人一起解決一個問題,讓專業的人提出專業的優化建議,甚至來編寫代碼,參與的人多,用的人多,很容易獲得影響力,但開源社區也不能全靠開源熱情,不能全靠“愛”發電。

    商用版和社區版是比較常見的方式。與想象中不同的是,KubeSphere開源社區不輸出商業版本的KubeSphere,而是會輸出完整的、功能齊全的開源方案,如此一來,那要如何長期運轉下去一個工程量浩大的 KubeSphere呢?

    原來,KubeSphere開源社區背后有青云QingCloud的支撐。同時,KubeSphere開源社區也在積極打造自身的商業模式,上線KubeSphere.Cloud商業網站,來為社區有商業支持與服務訴求的用戶提供付費支持服務。除了專職的運營人員以外,社區還支持有余力的用戶以眾包的方式提供支持服務。

    此外,包括青云QingCloud在內的企業則可以基于KubeSphere做商業化的產品,只要符合一定條件即可,如此開放性也將是KubeSphere持續演進和發展非常關鍵的一步。

    KubeSphere開源社區發展的另外一個重要的內在動力是社區本身。周小四強調,KubeSphere非常貼近社區用戶, KubeSphere開源社區和社區用戶之間是“水和魚”一樣交融在一起的關系,社區為用戶提供服務,用戶也會提出反饋和意見,社區用戶是開源社區的無價之寶。

    周小四非??春肒ubeSphere下一階段的發展前景,他認為未來是屬于開源方案的天下,閉源有其局限性。目前越來越多的用戶正在從閉源解決方案向KubeSphere遷移,KubeSphere漸漸趨于成熟,再做一個類似KubeSphere的方案為時已晚。

    智算中心引領數字經濟發展 促進產業和應用走向智能化

    張 妮娜

    隨著數字經濟的迅猛發展,人工智能技術開始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其中AI算力是關鍵,所以構建支撐算力的新基建成為重中之重。而智算中心作為智慧時代最主要的計算力生產中心和供應中心,一直在為AI產業化與產業AI化賦能,不斷推動著中國經濟高質量的發展。

    “智算中心,title=“智算中心””/

    國務院印發的《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指出,到2025年中國人工智能核心產業規模將超過4000億元,帶動相關產業規模將超過5萬億元。據麥肯錫發布的《人工智能對全球經濟影響的模擬計算》報告預測,到2030年,人工智能技術將使全球GDP每年增加約1.2%,帶來高達13萬億美元的經濟增量。

    為了推動智能計算中心的建設與發展,國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產業發展部聯合浪潮發布了《智能計算中心規劃建設指南》,這是今年4月發改委提出將智能計算中心納入新基建之后,首份對智能計算中心概念、內涵、技術架構、投建運模式等進行全面解讀的權威報告。

    對此國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產業發展部主任、智慧城市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單志廣表示:“智能計算中心是發改委界定的新基建范圍中的 ‘新面孔’,其核心出發點是面向智能化浪潮所引領的產業和應用,滿足 AI產業化和產業AI化等現實需求。智能計算中心應該是在傳統計算中心基礎上,面向未來人工智能所構建的新型算力基礎設施”。

    另外,單志廣還強調:“在智能計算中心建設規劃指南中,我們建議通過政府牽引并引導智能計算中心的布局。這個布局一定要跟產業應用相結合、相適配。我們也希望政府對智能計算中心的認知能夠進一步深化,把它當成一種公共設施來進行規劃布局,發揮政府的引導作用,組織社會力量。同時,政府和企業形成更多元的合作模式,讓智能計算中心為整個社會提供源源不斷的AI產業化與產業AI化的動力”。

    智能計算中心未來核心是支撐由人類空間、物理社會和信息網絡空間這三元空間構成的數字孿生社會,解決信息網絡空間、傳統空間、人類空間這三個空間的數字價值和溝通連接的問題,并將支撐未來智慧城市、智能制造等領域的共性需求,為智能化需求提供能力支持。因此,智能計算中心將成為支撐和引領數字經濟、智能產業、智慧城市、智慧社會發展的關鍵性信息基礎設施,將有效促進AI產業化、產業AI化及政府治理智能化的進程。

    現在,各種智能化的場景應用不斷落地,意味著當代社會正在從數字化、網絡化逐漸向智能化過渡。在此過程中會產生海量的數據,而這些數據的處理都需要依靠強大的計算力。而智算中心作為新型算力公共基礎設施,不僅符合中國當前社會經濟發展階段和轉型需求,而且還可以賦能實體經濟,實現新舊動能轉換。

    自研芯片給AWS帶來了怎樣的優勢?

    朱 朋博

    云廠商(超大規模數據中心)是服務器廠商又愛又恨的客戶,早在幾年前,云廠商要求定制化服務器,去掉不用的組件,因為采購規模很大,所以還可以進一步壓價,這使得部分強調高價值的服務器廠商直接放棄了這部分市場。

    而現在,隨著規模的增長,考慮到規模經濟效應,越來越多的廠商開始考慮定制芯片,甚至自己研發芯片,這其中,亞馬遜云服務(AWS)絕對是先鋒式的存在,自研芯片不僅降低了成本,還能成為競爭中的有力武器。

    最近,AWS大中華區產品部計算與存儲總監周舸介紹了AWS在芯片定制化方面的一些細節。

    Nitro:差異化優勢的一大因素

    AWS是云廠商里較早(可能是最早)自行設計芯片的,其根本的出發點還是要用上自己真正適合的東西,在我看來,Nitro是AWS主機區別于友商的一大因素。AWS從2013年開始用Nitro卡,業內部分廠商也于近年來推出了同類方案。

    為了開開心心的用上自己的芯片,AWS在2015年收購了以色列芯片公司Annapurna Labs,隨著芯片實力的加強,AWS的Nitro從一個網卡一步步演進,變成了AWS基礎設施非常非常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

    Nitro的能力可以總結為三個方面:

    NitroHypervisior:專有硬件上承載hypervisior,讓主機實現近似裸機服務器的性能表現;

    NitroCards:專有硬件承載存儲、網絡功能,以及控制EC2實例的業務邏輯;

    Nitro安全芯片:硬件層的安全驗證能力;

    也就是說,Nitro既能作為網卡,也能連接和控制硬盤,控制EBS塊存儲,它Offload了CPU運行Hypervisior的工作負載,而且還能做一些硬件安全檢查,按照周舸的介紹說,有了Nitro,AWS可以快速發展多種EC2實例。

    前不久AWS發布的產品中,EC2 Mac實例讓人眼前一亮,有人開玩笑說,“Mac滯銷了,救救蘋果吧”,有人說,“又少了一個買蘋果電腦的理由”。

    在實際架構中,MacMini被直接放在機架里,另一端連的就是Nitro卡,接入了Nitro卡之后就意味著可以像別的EC2實例一樣,可以對接各種云服務。

    在Nitro卡的幫助下,AWS今年發布了許多新的實例,去年re:Invent的時候還只有270多種實例,而現在有了400個實例,Nitro的貢獻很大。在Nitro的幫助下,AWS可以提供支持包括AMD、Intel和ARM在內的多個計算平臺。

    處理器芯片:ARM處理器Graviton的性價比

    如果說蘋果發布搭載M1處理器的Mac電腦,讓PC廠商覺得ARM個人電腦有搞頭,那么AWS在發布搭載Graviton處理器的服務器的做法,則是讓ARM服務器芯片廠商,讓ARM服務器廠商備受鼓舞。

    當國內ARM服務器廠商還在強調跑安卓虛擬機的優勢的時候,暴露出的是應用場景發展匱乏的根本性問題,而當看到Graviton實例能支撐包括Web場景,包括MySQL、PostGresql等場景時,真正看到了ARM服務器真正的用武之地,ARM發展誠可期待。

    從周舸的介紹中可以看出來AWS要發展ARM的必要性:

    比如在Web網站場景中,用戶需要的是更強的IO性能,如果是原來的處理器平臺,有許多CPU資源被浪費了,如果改用ARM處理器,則可以省下很多成本。第一代Graviton靠這一特性能節省40%的成本。

    Graviton2推出的時候,AWS對處理器架構有了更深入的思考。

    周舸解釋說,多核以及多線程技術固然有優勢,但并不是所有應用都需要,通用處理器發展了這么多年,既要發展多核多線程,也要照顧那些不需要多核多線程的應用,這使得架構會很復雜,會有很多功能模塊,成本會很高,用不到的時候會造成浪費。

    而Graviton2沒什么歷史負擔,用化繁為簡的思路來看,只強調構建好多核能力,而不考慮再構建超線程的能力,比如類似SMT的那種技術。

    實測數據發現,Graviton2即使是在跑數據庫這種重型工作負載的時候,仍有非常優秀的表現,采用Graviton2的M6g實例與采用至強處理器的M5實例相比,全用物理核的M6g性能表現要比用超線程的M5要強。

    如果覺得物理內核對比多線程不公平,那么可以比性價比,實際上,M6g的性價比要高于M5實例(大約30%-40%)。

    如果用戶有運行在ARM上的實例,那M6g將是非常理想的選擇,周舸也表示,有很多在Linux上面跑的程序都可以快速、簡單的轉到Graviton上面去,用起來并不難。

    目前,國外以及國內很多用戶都用上了Graviton處理器支撐的實例,主要用在包括Nginx Web服務器類、MySQL和Redis數據庫類以及HPC、大數據等場景中,應用類型還是挺豐富的。

    多元化的算力是必然趨勢,隨著應用的深入,相信ARM架構會獲得更進一步的發展,AWS應該算的上是ARM陣營的一面旗幟。

    萧阳叶云舒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国模gogo大尺度尿喷人体_综合av欧美和日韩av综合_成本人动画片在线观看_亚洲全国最大的色惰网_久久vs国产综合色